华体会登录欢迎您!
华体会登录
客服热线18615662372
{dede:field.title/}

“横店已经变成竖店了”!爆款短剧演员一天最高薪酬3万元

作者:华体会登录      发布时间:2023-12-15 05:22:48    浏览量:1 次

  在第一财经联系上短剧制片人林箐时,她正在横店勘探拍摄场地,就在11月22日她的团队刚杀青了一部短剧,26日她另一部短剧又开机了,在近一个月里她已经拍摄了三部短剧。

  林箐的上班时间排得很满,“我们没下班时间,马上要开机了,今天就要带道具、美术把场景确定了,”她对记者表示,自前一部剧杀青后就慢慢的开始筹备下一部,其中间隔不到四天,还要挑演员、看景,喘息时间很少,“在我眼里这是一个淘汰制的行业,你不拼命就会被淘汰掉。”

  “横店已经变成竖店了”,是最近一段时间竖屏短剧火热后的一角。林箐表示,目前大概有五六十部短剧同时在横店开工,但从体量来看,长短剧的比例差不多,并没有“竖店”那么夸张。

  1天2000万,8天破1亿,短剧的热闹已经引起了资本的注意,各行各业的人都试图涌入。作为传统影视行业来做短剧的正规军,林箐直言,短剧并不是外界所想象的那样闭眼就能挣钱,虽然她收入是以前的一倍不止,但这个行业“很苦”,比普通影视行业熬人,“我觉得我们的付出和收入是成正比的。”

  第一财经也和短剧产业链的编剧、制作方、第三方观察人士聊了聊,发现短剧行业对外数字亮眼,实际上利润在个位数,给到平台的投流成本就占到了消耗收入80%甚至更高,而平均拍摄成本也从去年的10-30万左右涨到了30-60万甚至更多,再除去剧本、平台抽佣等成本后,真正赚钱的短剧比例很小。

  在业内人士看来,短剧其实是关于流量的游戏,而最初关注到这一领域的,是广告、电商、游戏这样熟悉流量玩法的行业人士。

  梁丽丽是公众号短剧自习室的创始人,她此前从事互联网信息流广告,去年上半年她发现,几乎每个广告圈子的群里都有人在问短剧,“我们正真看到这个关键词非常高频率地出现,很好奇就去调研,把很多模式弄清楚了,发现这个行业是能快速爆发的。”很快她做了全网第一场关于分销短剧的直播分享。

  短剧一般叫小程序剧,因为基本渠道是在小程序内观看,在互联网行业看来,短剧主要是网络的玩法,通过在抖音、视频号的流量池子里找用户,吸引客户充值付费。

  网文平台酷匠的责编来年在今年进入短剧行业,从编剧内容端的角度来看,短剧很多是一些“爽剧”,来年介绍,题材要么是针对女生喜欢的一些霸道总裁类,要么是针对男性喜欢的战神类,“主要是针对下沉市场,现在大家都是快节奏的生活,娱乐也追求快节奏,没那么多耐心去看长剧。”

  公开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今年8月,爆款短剧《无双》播出8天后收入超1亿元,创下了短剧最高充值纪录。此后《哎呀!皇后娘娘来打工》24小时充值破1200万,更有短剧24小时充值破2000万,短剧圈似乎到处是“日赚千万”的暴富神话。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中国网络短剧市场在2023年间呈现出火爆的态势,2023年中国网络微短剧市场规模为373.9亿元,同比增长267.65%,2027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000亿元。

  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2021年微短剧全年备案数量为398部,2022年备案数量接近2800部,同比增长600%。2023年上半年我国各网络站点平台共上线年全年的数量,相当于平均一天就要上线部。

  梁丽丽发现,短剧的玩法其实和游戏很像,买量然后变现,在她的圈子里,游戏、电商和社交行业入局短剧是最多的,“互联网广告里消耗金额最大的行业就是电商和游戏,所以这两大行业对于流量玩法的嗅觉最灵敏,玩法也是最擅长的。”

  前不久游戏公司恺英网络举办的投资者交流会上,公司管理层就表示内部已有项目组对短剧和互动影游进行探索布局。恺英副总经理兼游戏发行事业群高级副总裁林彬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恺英一开始接触短剧是将其作为广告推广素材去拍摄,通过邀请头部KOL代言拍摄短剧,结合原IP剧情,当时游戏短剧全网曝光量超5亿次。

  “去年我们在宣传推广的时候,就准备好了偏短剧的形式,根据IP的内容做了一个短剧的小剧情,专门跑去横店拍了一周。”林彬透露,这部短剧花了至少是百万元的水平,因为是作为广告素材,请了KOL而不是普通演员参演,推高了人力成本,且武侠类还得吊威亚也会增加成本。

  林彬表示,目前恺英仍然以游戏主业为主,但也会探索去做短剧,“我们认为这个也是一个互联网的内容形式,而且很多用户是有短剧内容需求的,所以这也是我们未来的一个点,我们有互联网的营销优势,以及对于用户的理解,所以说我们大家可以往这个业务形态上去发展。”

  除了这些更大的头部玩家,由于短剧的低门槛,在产业链条上,各行各业的人正在涌进来掘金。

  “包括很多做婚庆的都进来了,做互联网、餐饮行业的也都想出资拍摄,分享市场红利。”来自成都的影视制作方贺杰对第一财经表示,大家都看到了短剧风口。

  贺杰此前的公司一直做的是横屏网剧,目前也在做竖屏短剧了,她接触了不少对短剧感兴趣的人,还有对短剧玩法、模式并不清楚,仅仅因为“手上有笔四五十万的钱做短剧”,就想投资,找到贺杰咨询。

  来年进入短剧行业后接触过不少编剧,一天能看30篇左右的本子,他对第一财经表示,编剧各行各业的都有——财务、雅思老师、公务员、国企等等,还有此前的网文作者。

  “我遇到了一个做得特别厉害的作者,之前是做财务的,差不多7月入行短剧,当时什么都不懂,然后每天看、每天写,甚至还去找市场用户、直接跑到公园里去问那些大爷大妈们这个剧情怎么样,和他们聊,所以他现在的剧本爆了。”来年感慨。

  “他当时说短剧对他影响挺大的,因为当时做财务一个月也就五千来块钱,现在可能单纯写剧本,至少到手会有四五万。”来年说。

  短剧真的能挣钱吗?来年对第一财经表示,去年年底大盘每天才一千多万,现在大盘已经有五六千万,市场早就破了百亿,“不赚钱肯定没人干”。

  林箐此前拍电影和电视剧,她发现,一开始身边圈子的人都对短剧有鄙视链,会觉得短剧“low”,“我一开始接触短剧的时候,是有点看不起这个行业的,但后来发现我不管做长剧还是短剧都一样,赚到钱之后,就不会在乎这样的一个问题了。”随着行业发展,慢慢的变多人在接受它,“其实是能挣钱”。

  在短剧产业链条上,包括编剧、制片、演员、场地等环节有不少从业者,至少大家都挣钱了。

  作为责编,来年每天都在收剧本,他表示新人一本的稿费是1.5万起步,如果质量不错还会有溢价评级,新人最高能拿到2.5万,在此基础上加分成,“如果成为爆款,比如2000万,后续分成最高能到消耗的2%,这个编剧差不多就能分到税前40万。”

  林箐表示拍短剧比以前要挣多一倍不止,“都是看分成,以前我做制片只能说每一集我挣多少钱,分成其实和制作方基本没什么关系,但是这种短剧我一个人当总制片,是更有话语权的。”

  演员收入也更高了。林箐表示,从事短剧的演员的收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有没有爆款。普通演员一天的价格是4000元左右,但如果有短剧爆火,可能会到7000元甚至到3万一天,“有的人就是拍了15部剧,爆了12部,这种演员我们肯定都想用,作为制片或者资方来说,也比较有信心去投,起码会降低一点风险。”

  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是,行业内最不缺的是演员,林箐提到,在认识的近3000个演员里,没戏拍的大概占2/3,而短剧养活了很多没戏拍的演员。“现在横屏短剧男主,若不是流量咖或者大艺人,最多也就10万元,还得拍20-30天,得配合后期宣发等等,但如果演短剧,拍摄就7-8天,最少也有小2万,有了爆款剧就更多了。”

  在挑演员方面,林箐主要看演技,其次很重要的是能耐得住苦,她制片的这几部戏中女主演员都被累哭过。

  林箐正式接触短剧到现在是10个月,但在行业里已经算是做比较久的了。她表示这个行业其实很苦,“在我们而言其实没什么暴富,我觉得我们的付出和收入是成正比的,因为我们确实比普通影视行业熬人,正常一出工就是出25个小时。”

  林箐介绍,自己一般和演员在凌晨四五点同一时间出发,导演大概在五点后出发,“长期基本上维持连轴转,我们就是抢时间,你不知道临场会发生一个什么意外情况,一旦这样就会恶性循环,我们是经受不起超期的,超期一天所有的人工等等的太贵了。”

  不过短剧虽辛苦,周期短任务重,成果见效也特别快,林箐介绍,短剧一般拍摄的周期是6-10天,一个剧从前期到审完上线天左右。

  “资本看好短剧业态的原因也正是如此,相比传统的长视频,短剧的制作成本低、制作周期更短,也是令人上瘾的高复购好生意。”贺杰表示。

  短剧也拯救了横店、象山这样的影视城。“我经常和象山的那一批人聊天,他们会开玩笑说,若不是短剧,象山影视城都快不行了。”林箐笑言。

  现在横店已经针对短剧设置了文创园,林箐表示,这是专对于短剧去做的棚,有一些现有的陈设,且特别赚钱,“每个房间单独算钱,最便宜的房间是一天3000元,贵的是一间7000-8000元,一天很多个组去拍,还有超时费用,超时一小时另算500元,真的养活了很多人。”

  短剧也盘活了点众这样的小说阅读软件。目前点众科技已经是短剧行业的头部玩家,很难想象,就在前两年此公司还增长乏力,且在2020年尝试第二次创业板上市时失败,落后于行业。就在2022年,点众科技转型期布局了短剧,打造出数款收入过亿的爆款作品,成功“翻身”。

  虽然所有的环节都有人挣钱,但从投资回报比来看,投一部短剧的回报并不算高,其中投流成本占到了80%甚至更高,而随市场热度攀升,市场越来越“卷”,一部剧的拍摄成本也翻倍了,很多短剧都是赔本状态。

  短剧的成本最主要在投流上,业内一般认为,ROI(投入产出比)达到1.2是一个平均标准,而充值的收入除以1.2大概就是投放金额。投流并没有固定的占比,而是根据作品数据变动,“比如这个剧很好,平台就会一直投流,如果数据不太好,投到一个数额就会停,最高基数能到90%。”贺杰表示。

  以1000万的充值收入为例,其投流成本大概就占到了800万以上。“然后再算上剧本、制作费用,还有支付通道费、视频CDN带宽成本等等,要能够赚钱还是很难的,除非这个剧能够爆, ROI比较高。”梁丽丽说。

  正如大多数内容产品那样,短剧的爆款概率也并不高。据林箐的经验,在短剧行业,小爆款大概是收入500万起步,业内分蛋糕是1000万起,而能到达1000万就已经是不错的剧了。来年认为,5000万算是大爆款,但此现状级的概率很小。

  梁丽丽观察到,行业的爆款率大概在7%-10%区间,“爆款概率和电商很像,各家的爆款率也不太一样的,有些可能拍3部爆款2部,有些可能10部里面爆款3部,还有些可能100部里面爆款7部。”

  头部平台公司九州文化曾表示,公司每月推出50到60部短剧,每部成本20到30万,其中七成能保本,爆款率10%到15%,扑街率30%,还有10%为纯亏损。

  即便作为爆款破亿的短剧《无双》,利润也并不算高,其承制方西安丰行公司创始人李涛曾接受各个媒体采访时表示,短剧重度依赖投流支出,所谓的破亿,指的是整体收入,其中流量成本就超过九成,还包括人力和拍摄成本,扣除后净利润大约在几百万元。

  李涛曾透露,作为14部爆款短剧的出品方,公司在短剧上的整体收入不到千万元,自己作为创始人和总导演,账上现金还不到百万元。

  梁丽丽算了一笔账,通常剧本的保底会是1-10万,另外还要额外加流水分成1%-2%。剧本具体费用按编剧能力浮动,如初入门的在1-2万,有爆款作品的会去到8-10万,有些剧本可能还涉及IP改编费用。在制作费用这一块,去年行业大概的标准是在10-30万,今年差不多去到了30-60万。来年认为,都市类型的可能低点,古装会更贵,拍好一点就得60-80万甚至更高。

  除了内容方面的费用,还涉及支付通道费,微信小程序从今年8月开始收费,目前是按照10%收取技术服务费,其中5%会作为广告金返回。此外抖音也推出了小程序,其目前收费在0.7%。

  在短剧的热潮中微信小程序、抖音等流量平台或是最大赢家,“所以目前主动积极推动短剧发展的也是这些流量平台方,”梁丽丽表示,广告行业今年付费短剧的投流金额最高峰日均达8000-9000万,而去年六七月一天的投流峰值也就在1000万左右。

  来年认为,短剧从今年年初就一直比较火,但那时候还没有进入大众的视野,“当时会比现在挣钱很多,从那时候开始就越来越‘卷’。”

  林箐表示,去年没那么“卷”,价格也没那么高,现在真的是哄抬物价,设备很贵,人工也很贵,一年前拍小程序成本20万就算多了,现在能上到1000万左右,“看一个宴会厅,明白我们是小程序需要用,之前可能就是2000元一天,现在托人找了半天4000元一天,超时费另算,一个吃饭的包间拍摄300元一小时,我们一拍拍14-15个小时,刚刚去看了一个悬崖,之前也是空的,人家自己改了后,报价4500元一天。”

  因为做的人多了,为了拍摄更好,服化道特效等方面都会更精良。林箐表示,自己拍古装成本最少都得控制在48万以上,上部刚杀青的仙侠剧成本价82万,“我不做30万以下的剧,保证不了质量,也不想坏自己的名声。”现在林箐只做精品剧,她认为,在制作上面多花一点钱,对后期来说越有利、越稳一点。

  “做短剧爆了,一个星期或者一两个月财务自由,这样的一种情况可能在行业里并不多见,对我们来说一步一步走扎实一点比较好,”林箐说,“我不求充值量达到多少,每一部剧我的目标都是回本,能够保本是我们从始至终秉承的概念。”

  为了分散风险,投资方也会投十几部剧同时押注。“就像电商他们也会测评一样,可能会一星期测10个商品去投流,看看哪个ROI会高一点,一般它的概率也是10个里可能出2-3个能够起量的商品,那短剧也是一样的,一般他们都会10部起拍。”梁丽丽说。

  “以前短剧确实是无门槛,就是一个新媒体博眼球的,但现在它的门槛是慢慢的升高。”林箐表示,各行各业的都在进来,监管也在跟进,但作为正规军她们都很拥抱变化。

  贺杰认为,短剧最近成为风口有好也有不好,做的人多起来了,市场其实很乱,但最近广电开始监管了,“其实对我们也是很有利的,因为打击了一些违规的、低俗的短剧,也促使制作方产出更优质的影视作品。”

  “大家发现如果不赚钱的话,很多也会慢慢退场的,真正有实力的人会留下。”梁丽丽说。

  国内短剧市场在近期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密切关注。11月15日广电总局表示,将针对网络微短剧内容良莠不齐、运营模式乱象频出、产业生态鱼龙混杂等现象,再次开展为期1个月的专项整治工作,围绕网络微短剧的导向、片名、内容、审美等方面,加大违规网络微短剧处置和曝光力度。

  这不是广电总局首次针对微短剧治理开展行动。自2022年11月下旬起,广电总局组织并且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小程序类网络微短剧专项整治工作。截至2023年2月,全网共下线月至今,广电总局督导多个平台清理低俗有害网络微短剧35万余集(条),处置小程序429个、账号2988个。

  下一步,广电总局还将加快制定《网络微短剧创作生产与内容审核细则》,并且研究推动网络微短剧App和“小程序”纳入日常机构管理。

  “我希望监管越来越严,因为我们不涉及任何血腥暴力擦边之类,更追求质感上的一些,我们是正规军,很多短剧的制片、导演都是以前是给别人干摄影助理的,我们也想正规化一点。”林箐认为。

  对行业未来梁丽丽比较乐观,“短期的这些手段会逼退很多进来捞快钱的人,但实际上对于一些头部的优质公司来说没有过大影响。”

  在国内更“卷”、监管更严格的情况下,短剧出海会是好的选择吗?虽然ReelShort 这样的APP在海外火了起来,很多报道都提及出海很热,但梁丽丽发现,实际来看,海外短剧的整个环境相对国内来说还不太明朗,出海也有很多不确定性。

  “国内整个大盘目前主要是在微信小程序上,通过这样的载体去看短剧,整个链路没那么复杂,但是在海外没有这样的载体的,可能就得去到APP之类的渠道,”梁丽丽表示,出海门槛更高,涉及翻译剧本、了解当地的喜好、找当地的演员、场地等等,海外拍摄一部剧的成本在20万美元左右,比国内高很多,“而且国外的演员不一定可以像中国演员那么吃苦,拍这部剧其实节奏很快,环境也不一定很好。”

  在整体门槛慢慢的升高的情况下,这个赛道的后来者还有机会吗?梁丽丽对第一财经表示,任何一个赛道后来者都是有机会的,现在算是较前期一点,或许未来更多正规军入局之后,会有更多头部冒出来。

  “短剧这一个市场可以对标以前的网络剧市场,我一直坚信是能玩下去的,人人都在看短视频,付费短剧其实是短视频的内容变成更连贯、更有剧情的了,同时有很多下沉的看剧需求没被满足。”梁丽丽认为,短剧作为一个新兴起的产业,也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解决了就业问题,她感慨,国内互联网已经很久没再次出现一些新的东西了,如短剧这样,能够让大家都入局、去做增长的行业。

  今年6月林箐发了一条朋友圈,“再为自己掌舵一次吧,我的浪潮它又来临了。”文案写道。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18615662372     电子邮箱: 195458683@qq.com

公司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相公庄街道东皋西

华体会登录坐落于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这里山清水秀,有“小泉城”的称号。通讯、交通十分便利,本市境内有胶济铁路、济青高速公路、济南国际机场,华体会滚球登录热忱欢迎国内外客商来章丘...

华体会登录 备案号:鲁ICP备11029227-4号 华体会登录网